咨询热线

13790900587

您所在的位置: 茂名律师服务 >法律知识 >交通事故

律师介绍

李高慧律师 李高慧律师,男,法学本科学历,曾高分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现任广东法申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从事律师工作多年,法律基础扎实,业务素质过硬,工作认真,思维缜密,办理过大量诉讼案件,擅长从事刑事辩护、行政诉讼、物权保护、...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李高慧律师

电话号码:0668-2939075

手机号码:13790900587

邮箱地址:mmlsfw@163.com

执业证号:14409201710194991

执业律所:广东法申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东省茂名市高凉中路26号名富广场2号楼19至21层

交通事故

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答辩状(保险公司)

答辩人就与被答辩人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号:(2006)※法民一初字第※号]一案,为澄清事实,分清责任,现特提出以下答辩意见供审判庭参考:

一、答辩人与被答辩人之间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被答辩人将答辩列为本案的被告理由不充分,应驳回被答辩人诉讼请求。

1、投保人向答辩人投保的是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而非强制第三者责任险,合同当事人应该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进行处理保险合同纠纷,被答辩人(非合同当事人)没有理由干涉合同当事人的意思自治。

最高人民法院为界定第三者责任险的性质,于2006年7月26日曾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签发了法(民一)明传(2006)6号文件指出:【2006年7月1日以前投保的第三者责任险的性质为商业险】,并在(2006)民一他字第1号复函中明确强调:【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发生纠纷后,应当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确定保险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因此,投保人投保人在在2006年3月13日(即2006年7月1日以前)向答辩人投保的第三者责任险是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而非强制第三者责任险。对于保险合同纠纷,应该由保险合同双方当事人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进行处理。

2、根据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交通事故认定书》,明确了对被答辩人进行直接侵权的是小陈和小刘,与我们的保险合同当事人(投保人、被保险人、索赔权利人)投保人无直接关系,更与答辩人无直接的关系。被答辩人要求追究致害人的侵权法律责任,适格的被告应该是直接侵权人小陈和小刘和车主小许、深圳公司,与答辩人没有直接。因为,答辩人与投保人投保人存在商业保险合同关系,若因为保险合同发生赔偿事由,那么,向保险人(答辩人)行使索赔权的也只是索赔权利人投保人,与被答辩人无直接关系。

综上可知,答辩人保险公司与本案的被答辩人小贺即交通事故受害人既不存在交通事故人身侵权法律关系,也没有约定的保险合同关系,因此被答辩人将答辩列为本案的被告于法无据。再者,投保人投保人在保险公司投保的是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被答辩人误认为投保人投保人与保险公司订立的是强制第三者责任险,从而将保险公司列为被告缺乏依据。

二、答辩人对被答辩人提出精神损害抚慰金和伤残赔偿金的赔偿要求与法律规定、合同约定不符。

1.伤残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性质相同,被答辩人同时向答辩人索赔精神损害赔偿抚慰金和伤残赔偿金属于重复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又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二)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三)其它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由此可知,伤残赔偿金与精神抚慰金性质相同,被答辩人同时向答辩人索赔精神损害赔偿抚慰金和伤残赔偿金属于重复计算。

2.被答辩人提出20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要求过高,且与合同约定免除保险人因保险事故引起的任何有关精神损害赔偿保险责任不符。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从该规定我们可以知道,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是否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和承担多少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是有严格的条件限制的,被答辩人提出20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要求明显过高,不符合法律要求侵权人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立法本意。

(2)保险的理赔原则是对“损失的补平”,对间接损失是不予赔偿的。被答辩人要求答辩人赔偿具有惩罚性质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不符合保险的基本原则。而且,答辩人与投保人投保人订立的第三者责任险的合同条款中明确约定,免除保险人因保险事故引起的任何有关精神损害赔偿保险责任。具体规定为:保险条款第六条、【下列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一)……(二)因保险事故引起的任何有关精神损害赔偿;(三)……】。所以被答辩人要求答辩人赔偿20万元精神抚慰金违背了保险合同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不符合保险合同的约定,没有法律依据,不应支持。再者,被辩人也不是投保人投保人与保险公司订立的保险合同的当事人,被答辩人并没有请求答辩人给付赔偿精神抚慰金的权利。

三.被答辩人主张按照城镇居民户口的标准赔偿其相关损失理由不充分。

被答辩人虽然提供了在深圳居住一年以上的证明,但并没有提供其他相应的证据证明其在深圳居住一年以上期间一直有固定的收入,所以并不能仅仅依据证明其在深圳居住一年以上的证明而将农业户口的赔偿标准转变为城镇居民户口,从而适用城镇居民户口计算相关损失。理由是粤高法发[2004]34号27条规定:【受害人的户口在农村,但发生交通事故时已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的,在计算赔偿数额时按城镇居民的标准对待。】

四、答辩人对保险人关于本案涉及各项费用的计算金额的意见

1.答辩人仅依据法律规定和保险合同约定对保险人按相应比例承担相关费用的赔偿责任,而非承担相关费用的全部赔偿责任。

根据交警部门于2006年7月6日作出的第※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2006年6月3日11时30分,小陈驾驶粤789号大型客车,行驶至G324线726KM+700M时,因路面积水往左变更车道时车头右侧与对向小刘驾驶的粤B.N3562号轻型货车车头右侧发生碰撞,造成小贺、小玲受伤及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依照《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五条规定,小陈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小刘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小贺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小玲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

又根据投保人投保人与保险公司订立的保险合同之保险条款第十三条:【根据保险车辆驾驶员在事故中所负责任,车辆损失险和第三者责任险在符合赔偿规定的金额内实行绝对免赔率:负全部责任免赔20%,负主要责任免赔15%,负同等责任免赔10%,负次要责任免赔5%】。保险条款第十六条:【保险人依据保险车辆驾驶员在事故中所负责任比例,相应承担赔偿责任。】[page]

所以,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和保险合同的约定,答辩人仅在相应责任比例内和相应免赔率剔除后才承担相关费用的赔偿责任,即答辩人赔偿责任为:对应损失费用*70%*(1-15%),而非被答辩人所主张要求答辩人与其余七被告连带承担相关费用的全部赔偿责任,。

2、被答辩人诉求108347元医疗费不合理。

(1)答辩人诉求的后期医疗费10000元不合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又规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被答辩人诉求的后期医疗费10000元属于尚未实际发生的费用,应当在后期医疗费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故依法不应支持被答辩人诉求的后期医疗费。

(2)答辩人诉求的伤残鉴定后部分医疗费不合理。答辩人认为被答辩人诉求的发生在2006年10月29日伤残鉴定后的医疗费不合理。因为伤残鉴定是受害人在治疗终结后才向法定机构申请对身体伤害程度进行评定伤残等级的,也就是说,受害人向法定机构申请伤残评定时,治疗应该终结了。对此,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2002年12月1日发布,自2002年12月1日起施行的《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作了明文规定:【3.1评定原则:伤残评定应以人体伤后治疗效果为依据,认真分析残疾与事故、损失之间的关系,实事求是地评定。3.2评定时机:评定时机应以事故直接所致的损伤或确因损伤所致的并发症治疗终结为准……】。而被答辩人提供的医疗费用中有部分是发生在2006年10月24日广东天平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伤残鉴定后。答辩人认为被答辩人主张发生在伤残鉴定后的医疗费没有法律依据,是不合理的,不应支持。对于合理的医疗费数额,被答辩人也应该在扣除相应责任比例和剔除相应免赔率后才可以依据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主张由答辩人承担。

(3)被答辩人提供的部分医疗单证是在受害人医疗医院外发生的自购药,对此也不应支持。(具体数额在质证被答辩人提供的医疗单证时指出。)《广东省道路交通事故处理规定》第十七条规定:【交通事故受伤者住院治疗的医药费用,应按公费医疗标准。伤者因伤势严重,需要到外地医疗的,应由当地县级以上医院出具证明,并经公安机关同意。擅自到外地医院治疗、使用自费药品或者超过医院通知的出院日期拒不出院的,其费用由伤者承担。】

(4)被答辩人在治疗期间曾多次转院且没有相关医院的转院证明增加的费用,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依据是粤高法发[2004]34号第25条规定:【交通事故受害人未经原住院治疗的医疗机构同意,擅自转院治疗的,对其因转院治疗增加的费用,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具体数额在质证被答辩人提供的医疗单证时指出。)

3、对被答辩人诉求的20700元误工费计算有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据此规定,被答辩人的误工费应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即2006年10月28日共145天。

4被答辩人诉求的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依城镇居民户口的标准计算不合理。

5.对被答辩人诉求的2725元营养费答辩人认为没有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被答辩人提出2725元的营养费并没有提供相关的医疗机构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不应支持。

6.残疾赔偿金(1)被答辩人提出伤残赔偿金的赔偿要求没有法律依据,违背了合同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原则。对于被答辩人提出伤残赔偿金的赔偿要求,答辩人在前面的答辩意见中已明确指出,伤残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性质相同,被答辩人同时向答辩人索赔精神损害赔偿抚慰金和伤残赔偿金属于重复计算。答辩人与投保人投保人订立的第三者责任险的合同条款中明确约定,免除保险人因保险事故引起的任何有关精神损害赔偿保险责任。所以被答辩人提出伤残赔偿金的赔偿要求没有法律依据,不符合合同当事人的意思自治。

(2)再者,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方法错误。由于被答辩人的伤残为九级、六级,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附录B《多等级伤残的综合计算方法》第B.2条之规定,多等级伤残的计算公式为:

C=Ct×C1×(Ih+∑Ia,i)(∑Ia,i≦10%,i=1,2,3……n,多处伤残)。

鉴于被答辩人小贺伤残等级为九级、六级,故结合上式可知,被答辩人应得的伤残赔偿金最多为(被答辩人小贺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4690.5元×20年×100%×(50%+2%)。

7.被答辩人提出残疾辅助器具费385000元的赔偿要求于情不理,于法无据。被答辩人虽然提供了相关的残疾辅助器具费用的意见,但后续的残疾辅助器具的未来价格和更换次数是尚未实际发生且不可预计的,完全有可能发生变化。被答辩人要求答辩人承担不确定且不可完全预计的费用,答辩人认为没有法律依据,也是不符合情理的。对被答辩人需要使用残疾辅助器具而实际发生的相关费用,被答辩人可以依据法律的规定待相关费用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要求答辩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8.被答辩人提出被抚养人的生活费254256元赔偿要求

(1)计算标准有误。被答辩人提供的三个被抚养人的户籍证明仅可以知道,三个被抚养人均时户主贺梅村的孙女、孙子,没有证明与被答辩人小贺属于什么关系。而被答辩人提供的三个被抚养人又均属于农业户口,所以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应该依据2006年度的农业户口标准进行计算。

(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8条,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所以被答辩人主张三个被抚养人的生活费不合理。

(3)被答辩人提出被抚养人的生活费与法律规定不符,没有法律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关于【赔偿权利人是指因侵权行为或其他致害原因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之规定,享有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的权利主体为被扶养人,而非受害人本人。所以,被答辩人提出被抚养人的生活费与相关法律规定并不相符,没有法律依据,不应支持。[page]

9.对被答辩人诉求的600元鉴定费,答辩人依据合同条款约定免除保险责任。

10.对于被答辩人诉求的11387元餐饮费和5081元住宿费,没有法律依据,不应支持。对于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的住宿费和伙食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有明确的规定,即第二十三条规定:【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也就是说,受害人在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时才依据此规定赔偿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的住宿费和伙食费。而从被答辩人的住院情况来看,被答辩人所主张的餐饮费和住宿费并不符合这些规定。

五.被答辩人诉求答辩人需要与其余七被告一起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答辩人认为没有依据。

投保人投保人与保险公司订立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合同中《机动车辆综合险条款》第二条明确规定了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保险责任范围【第三者责任险: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格驾驶员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毁,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支付的赔偿金额,保险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和保险合同的规定给予赔偿。但因事故产生的善后工作,保险人不负责处理。】由此可以知道,投保人投保人与答辩人订立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的保险责任范围为: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毁。也就是说,答辩人仅对发生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直接损失承担保险责任,对发生事故造成第三者的任何间接损失不承担任何的保险责任。对此,《机动车辆综合险条款》第六条也进一步作了明确规定:【下列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五)其他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和费用。】所以,被答辩人诉求答辩人需要与其余七被告一起承担属于间接损失的诉讼费,答辩人认为不合理,违背了保险合同当事人的意思自治。

综上所述,答辩人认为被答辩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答辩人请求贵院依法驳回被答辩人(原告)的不合理请求。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Copyright © 2017 mmlsfw.cn All Rights Reserved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